优蓝国际副董事长田正军受邀湖北省第50期“长江人才说”做主题分享

5月8日,湖北省第50期“长江人才说”在湖北省宜昌市馨岛酒店举行,优蓝国际副董事长田正军受湖北省人才事业发展中心邀请在本次论坛上做题为“产教融合助推新时代人才服务新发展”主题分享。

湖北省“长江人才说”是由湖北省人社厅指导,湖北省人才事业发展中心举办的人力资源服务行业服务品牌活动,旨在通过行业交流与分享,推动湖北省人力资源服务业快速发展,发挥人力资源服务对湖北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推动作用。目前已经举办50期,成为湖北省人才服务行业明星品牌服务。

湖北省第50期“长江人才说”在湖北宜昌市举行,本次活动恰逢中宜昌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首批入驻企业签约仪式同步举行,吸引了来自湖北省宜荆荆恩地区人社部门相关领导、人力资源服务企业、企业HR高管、职业院校等100余名行业人士参与。论坛专门邀请国家级知名权威人力资源管理专家、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院长余兴安和优蓝国际副董事长田正军做主题分享。

活动特别邀请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院长余兴安就“人才工作的历史逻辑” 为主题分享。余院长表示,历史这个话题特别契合于我们今年全国党史学习教育活动,今天的主题围绕历史的角度,把人才工作的整个发展的脉络给大家作梳理。余院长梳理了我国不同历史时期的人才工作历史演变、发展特点,并提出了人才工作中要正确处理的几个关系:“区域政策与总体战略的关系、近期效应与长期发展的关系、激励机制与内生动力的关系”。

田正军副董事长在题为“产教融合助推新时代人才服务新发展”主题分享中,从国家人才战略新定位出发,分析了新时代人才供给侧的三大挑战,重点解读了国家把深化产教融合改革作为推进人力人才资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性任务的核心内涵。并针对“如何在国家战略框架下,实施产教融合模式创新”这一课题,田副董事长提出了“学标杆、明趋势、看大势、识未来、找本质、抓核心”六度思维框架,并结合天坤教育的产教融合实践进行解读。

 

人物简介——

田正军,汉族,1977年出生于湖北宜昌,天坤国际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上海优尔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中国知名的人力资源服务实战派企业家。2013年江苏省湖北商会副会长,2014年苏州侨商协会副会长,2014年苏州人力资源协会副会长,2015年上海宜昌市商会常务会长。2019年上海宝山区中华职业教育社副主任。

上海宝山区政协委员。

 

主要成就——

2009年,携手王云雷设立天坤。同年托管四川古蔺职业高级中学,探索“职业教育+人力资源”模式。
2014年,作为联合创始人成立上海优尔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创立优蓝网。2015年成立天坤教育,大力发展职业教育TOT合作办学,先后与湖北京山职业学校、安徽皖北经济技术学校、宿州环保工程学校等学校签约。2017年优蓝网升级为线上线下一体化OMO模式,并更名为优蓝招聘。2017年创立聚焦制造业人才外包品牌——优蓝外包。2019年创立一体化灵活用工SaaS——嗨活。2020年创立高端服务业人才外包品牌——优蓝猿服务。

2009年开始,天坤决定在全国率先引进德国“双元制”职教模式,尝试职业教育模式转型增效和实施“让没钱的人读得起书”的人才培训战略。先后投资了四川古蔺职业学校、湖北京山职业学校、安徽皖北经济技术学校、贵州从江职业学校等校区。与世界500强企业和联集团共建了国内第一家校企合作的大型实训基地——苏州和硕天坤学院。与世界500强企业纬创资通共建了西部第一家现代学徒制学校—成都纬创天坤学院,成为中国第一家将职业教育与人力资源有机整合的服务平台。

2013年温州天坤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天坤国际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开启国际化进程。目前天坤的大陆总部设在上海,海外总部在中国香港,在全国有6大运营中心和100多家分公司,是中国最大的蓝领培训外包服务集团。

 

慈善活动——

5·12汶川地震,牵头组织捐助300万援建崇川燎原乡温川绿色幼儿园;
4·20雅安地震,捐款20万爱心基金第一时间送往灾区。发动“天坤爱心基金”将首批灾后重建专款150万送往“四川档案学校”、“龙门乡中心小学”;出资200万元修建四川泸州古蔺崇文幼儿园;
2016年5月,带头捐赠扶贫助学金90万元,用于资助宜昌贫困学生。

新形势下,职业教育如何与普通教育高质量协同发展?

从2019年《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发布以来,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作为两种不同类型的教育的认知开始得到越来越多的共识,在普通高等教育的基础上,大力发展本科职业教育已经成为本次职教改革的一项重点建设内容。这不仅是职业教育层次的外延,更是职业教育观念的突破。双线并行、相互融通的“H”形人才培养机制消除了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的隔阂,彰显了我国职业教育体系建设的特色。

 

本科职业教育应坚守本科教育的层次性。从字面上看,本科职业教育的教育层次似乎无须讨论,但在实践层面仍有很大问题。表现在:源于重学轻术的传统观念和对职业教育的固化认识,人们容易把本科职业教育视为传统本科与高职高专的中间层次,认为本科转型是教育层次和要求的降低,这其实是对国家“促转型”的误读。

由图可见,第一层次是技术操作。这一层次只要依据所学知识,通过反复训练便可达到,属于中职教育要求。第二层次是技术运用,重在针对技术冲突对现有系统进行改造,属于高职高专要求。第三层次是技术集成,旨在综合多种技术对现有系统进行重要改进,属于本科职业教育要求。第四层次是技术创新,重在解决关键技术问题或研发新的技术,属于专业硕士培养要求。第五层次是技术发现,重在找到新原理或提出新发明,属于专业博士培养要求。因此,相对于较低层次的应用型人才,本科职业教育应该以综合性和创新性应用为着力点,强化学生解决复杂工程问题的能力,以达到职业工程师的能力要求。

在职教类学校为数众多的情况下,我国推动地方本科转型不是为了解决应用型人才数量不足的问题,而是为了解决层次不够和质量不高的问题。

实际上,现代产业技术交叉融合的特征,要求应用型人才不仅要掌握专业知识,而且要有跨界能力;不仅能够熟练应用,而且能够应用创新。这就决定了转型高校的培养规格是“必要的本科底蕴,较强的应用能力,良好的职业素养”,培养要求是“就业有实力、从业有能力、发展有潜力”,既要体现本科教育的层次性,又要强化应用人才的类型性。

如何合理处理两个关系?

第一,理论教学与实践教学相兼顾。

无论哪种类型的本科教育,都需要理论知识和学术能力,都有实践要求和职业追求,其差别仅在于侧重面或平衡点不同。蔡元培先生曾指出“学为学理、术为应用,学必借术以应用,术必以学为基础,两者并进始可”。因此,面对理论教学与实践训练的冲突,不能“非此即彼”,而应通过重构课程体系、重组课程内容、重建课程载体,把理论与实践分离变成学、用、创相融,才能实现两者兼顾。

第二,基本标准与类型要求相结合。

受时代背景所限,1998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提出,本科学业标准仅体现层次区别未考虑类型差异。目前,随着我国人才培养结构的变化和职业教育体系向高层次延展,仍采用同一标准指导人才培养导致地方本科高校“想转但不敢转”,这既不利于本科教育同质化的消除,也不利于本科职业教育的实施。学术型本科与本科职业教育既存在差异,又具有共性,其人才培养应体现基本标准与类型要求的结合。因此,国家层面应当依据高等教育发展,修订本科教育基本标准;行业协会以基本标准为基础,制定人才培养的行业标准;地方高校围绕行业标准,细化制定学校培养标准,从而形成国家、行业、学校三级标准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