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报专版

劳动报专题专版报道优蓝招聘“我是大明星”

随着优蓝招聘《我是大明星》比赛的完美落幕,也获得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和报道,由上海总工会1949年创办的劳动报在2月2日B2B3版进行了专题专版报道。

劳动报专版

原文内容如下:

咱们工人有力量!这不只是一句响亮的口号。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就提出,“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这意味着,在中国经济发展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时期,拥有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的工人职工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社会地位也将随之不断提高。

城市建设的人才不仅在高楼大厦,也在一线的车间班组中。城市的建设离不开蓝领职工,他们真实的生活状态、精神风貌也日益受到大众的关注和重视。

让一线蓝领职工秀一秀他们的才艺,表述他们最真实的喜怒哀乐,成了一件时尚的事情。由优蓝招聘主办的中国首档深度聚焦蓝领的大型才艺选拔大赛《我是大明星》,近日在上海进行了总决赛。大赛自去年11月启动以来,深入生产一线进行了大量的厂区海选选拔。最终,有21位选手通过层层选拔进入决赛,他们之中有操作工、客服,还有技校学生,年纪最大的40岁,年纪最小仅19岁,平均年龄25岁,都来自生产一线。

褪去了工作服,换上演出妆容,对着麦克风高歌、伴着律动跳舞,和专业级的选手相比,他们在舞台上显得青涩而稚嫩,甚至还会因为紧张跑调、忘词,对着台下为他们举牌鼓劲的亲友歉意地憨笑。然而,正是平日辛勤的劳动,赋予了他们明星无法比拟的质朴率真。而他们真实的人生故事,以及为工作默默奉献的精神,远比人们在舞台上看到的精彩感人,跌宕起伏、五味杂陈之中充满着正能量。

现在埋头好好工作,攒钱为村子修一条路

“我是90后,”刚才还在台上拨弄吉他,唱着民谣的韩官勇,此刻恢复了往常沉静的神态,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成熟几分。他是汽车线束厂流水线的操作工,平日的工作就是根据技术员做好的线束排线板的规定来截线后细心。这个工种在汽车制造行业中算不上高难度,但需要操作工人以绝对的细心和责任心,以及踏实认真的态度对待枯燥繁复的工作。

2

“线束就好比是汽车的毛细血管,是前期非常重要的工作,失之毫厘会差之千里,所以流水线上我一秒钟也不敢怠慢,”也许是数年埋头于生产第一线,韩官勇并不善言辞,更不会夸夸其谈。他告诉劳动报记者,自己现在有两个心愿,一是好好工作,做出成绩,把钱一点一滴攒起来,在自己的老家村里修一条像样的路,方便乡亲进出。另一个心愿,就是在工作之余能继续音乐梦想。

用韩官勇的话来说,他的童年和少年都是在物质极度匮乏中度过的。初中时因为迷上了音乐,他攒了好几年的零用钱,才买下了一支笛子。当这位出生于四川大凉山的“90后”絮絮说起儿时的梦想,很多细节令人不敢置信。当生活于都市的同龄人还在考虑如何缠着父母买苹果手机和耐克鞋的时候,韩官勇却要从牙缝中省出每日的嚼用,买下并不昂贵的乐器。“冬天,我穿的胶鞋太旧了,没有后跟,一下雨,冷水就往里灌,衣服也很单薄,因为实在是没有像样的,”说起这些记忆片段,韩官勇倒也平静,因为直到现在,他过年时回村里,还看到一些孩子和他当年的境遇相仿。而即便是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韩官勇仍然没有放弃自己对音乐的热爱。高二时,他用剩下不多的助学金买了一把二手的吉他,如饥似渴地自学。而如今,这份坚持倒也成就了他工作之外的另一重副业———吉他教学。不过,韩官勇坦言,自己利用业余时间教吉他是不收费的,这不仅是他锤炼琴技的方式,同时,也是帮助那些和他一样有音乐梦想的普通职工的途径。

“我的学生什么样的年龄的都有,比我大的也有好几个。不过,大部分人都不能坚持下来。”韩官勇坦言,要在忙碌繁重的工作之余,坚持这份同样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爱好,对一线的产业工人来说其实并不那么容易。“所以,我特别欣赏那些能坚持下来的人,”在采访过程中,韩官勇的妻子一直陪在他身边。其实,两人相识相爱也和音乐有关。韩官勇的妻子也是汽车相关行业的工人,她服务的企业和韩官勇所在的公司是产业上下游的关系。平日里,韩官勇一直是企业中的文艺骨干。那一次年会,公司和多家合作伙伴企业联谊,想让更多年轻人在舞台上大展身手,秀一秀流水线之外的才艺。韩官勇负责组织这几个企业的年轻人一起排练一曲舞蹈。“一开始报名的同龄人很多,但是排着排着,很多人就因为工作累放弃了,”韩官勇坦言,自己很理解那些工友,上班、加班,再加上排练,回家、回宿舍都要到晚上10点,放弃练舞也在情理之中,没想到身边这个不多话的女孩,每一次排练都未曾缺席,竟然默默地坚持了下来。本来韩官勇策划的群舞,变成了两人的合作,也让两颗年轻而执着的心擦出了火花,走到了一起。

“我必须得好好工作,”因为工作勤奋、极少出错,韩官勇被评为企业先进工作者。除了音乐上的花销和日常用度,他和妻子仍然相当克俭,“每次回家过年,母亲就会让村里的亲戚帮忙,一起挖路。你们可能无法想象,村里没有像样的路,路挖出来了我们才能走进村子。”韩官勇说,以自己目前的收入要实现这个梦想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但他还年轻,还有时间去打拼,音乐之路已经走通,现实中的这条路他终有一天也能修成。

听不见节奏依然舞动奇迹,只为证明自己能行

伴随着绚烂的灯光舞曲响起,田详的身体也开始随之舞动。身体纤瘦但具有良好的柔韧性,让他的举手投足之间亦然有了几分专业舞者的味道。一曲舞罢,台下掌声雷动,喝彩和尖叫此起彼伏,可惜,田详只能用眼睛感知这一切。如果不是现场主持人在事后告知,极少有人能看出,对舞曲节奏把握精准,每一处节拍都拿捏到位的他,竟然是一位聋哑人。

5

“我喜欢跳舞,特别喜欢看宋茜的舞蹈。工作之外,舞蹈就是我的一切,”在志愿者的帮助下,田详用手语接受了劳动报记者的采访。这位24岁的云南佤族小伙子,虽然听不见也不能言语,却有一双灵动的眼睛。他告诉记者,自己是手机组装流水线上的一名普通工人,负责电路板的焊接。工厂每周休息一天,所有的工人都要倒三班,再刨去吃饭和睡觉,属于他的练舞时间并不宽裕,更何况他无法像普通人那样用听觉感知乐音和节奏。

“我花时间练舞,来参加这个比赛,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比健听的人差,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甚至做得更好,”在简单的手语沟通之中,田详清晰地表达出不服输的心绪。作为聋哑人,他的生活处处受掣肘,找工作也遇到过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不顺遂。他练习舞蹈已经七年,但此前并没有收获什么。而他的弟弟,同样是一位聋哑人,则为了供他念完专科,早早地放弃学业外出打工。

然而,也是生活的种种境遇和现在的工作教会了田详忍耐与坚持。“在练舞的时候,我会把音量开到最大,这样地板、桌面就会有震动,我可以感知到的节奏,”田详说,从迷上了舞蹈到真正决心练舞,他揣摩过所有的学习舞蹈的方式,最终发现,没有任何一条捷径放在自己的面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像平日在流水线上那样,一个动作重复再重复,直到睡觉时也能精准无误地在梦中演练出来。

很难想象,收入有限的田详是如何在繁重的工作之余坚持自学舞蹈的,但他在报名比赛时上传的一段街舞视频,娴熟程度令人震惊。“有一点舞蹈基础的健听人,跟着视频练习模仿一首舞曲只要几遍就过了,但这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我需要练习500遍。”田详透露的细节同样令人惊骇。常年生活在安静无声的环境之中,让他养成了做事情心无旁骛的特性,这一点恰恰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

实际上,田详为参加比赛花费的心血还不止这些。他一度暂停了工作,参加了杨丽萍的舞蹈教学班。为了让自己能有更多练习机会,受到特别允许,在杨丽萍教习其他舞者的时候,他就会在旁边默默观察,不肯放过一个细节。同时,为了锻炼与其他舞者的默契度,他还和其他舞者组成了双人组合。经过一番训练,他和同伴受到杨丽萍的夸奖和鼓励,这也给了他极大的信心。

“我会把田详的表演剪进了我的年终总结里,播放给全集团数千名员工看看,让我的员工和伙伴们知道,我们每天穿着西装革履行走于高楼大厦时的别样意义在于我们正在为这么一群最可爱的人服务,”和很多人一样,《我是大明星》主办方优蓝招聘CEO刘青昊也被田详的故事和表演深深打动。功夫不负有心人,虽然听不见节奏,田详仍然凭借自己颇具专业素质的舞蹈表演获得了比赛的冠军。颁奖典礼上,接过主办方递上的奖金和奖杯时,这位眼睛会说话的年轻人甜甜地笑了。

挑起家中所有的重担,经历坎坷仍然乐观

出生于1977年的胡开成是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大的,登台时他身着一席列车员的服装,用带着沙哑沧桑的嗓音唱了一首《阿哥阿妹》。虽然没能进入决赛的第二轮,但他质朴无华的台风和独特的音色还是给台下的专业评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胡开成的真正职业并不是列车员,而是一名鞋模匠。

3

“年纪大了,平时穿惯了工作服,要我像那些年轻人一样换上亮闪闪的西装,我不太好意思,穿不上身。”胡开成解释说,他在后台挑了半天,觉得还是这套中规中矩的工作服比较适合自己的气质,也不会让自己在上台之后担心着装被人讪笑。虽然不过40,胡开成额头上已经有了很深的皱纹,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大一些,或许这也和他坎坷的生活经历有关。

因为家中经济拮据,胡开成小时候是被父母过继到叔叔家中抚养的。未曾想,父亲、叔叔早逝,二哥在他十多岁的时候也因为肺癌去世,姐姐则被白血病夺去了生命。接连而来的打击让他的母亲精神一度失常,胡开成便早早挑起了家庭重担,干繁重的农活、看护鸭塘,既当爹又当妈,照顾其他兄弟姐妹。“当初去工厂做鞋模也是我的亲戚介绍的,说这是一门技术活,如果学好了,挣了钱,就能改变家里的状况,”抱着单纯的想法,到了能打工的年龄,胡开成忙不迭地开启了自己的学徒生涯。

做鞋模是制鞋厂的前几道工序之一,需要工匠在机床的配合下用双手把金属块削切成型,以便后面的工友能依照此模做鞋。然而,听上去并不复杂的工作,其实易学难精,而且很容易弄伤双手,所以愿意常年从事这个工种的人并不多,手艺娴熟的鞋模匠在制鞋行业是较为稀缺的人才。而胡开成从小学徒熬到大师傅,则整整用了七年的时间。因为鞋模加工要求精确,所以工匠没有办法戴上有防护作用的厚手套,划伤手指早就是家常便饭了。而削切出来的金属细屑和气味,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工匠的健康状况,好在工厂经常安排胡开成他们进行专项体检。

“喜欢唱歌,平时也会唱两句,很解闷,很提神。我特别喜欢谢军、陈星的歌,”胡开成坦言,自己的文化水平不高,但也喜欢文艺,爱看文艺杂志,有自己的追求。刚参加工作时,胡开成识字不多,因为肯吃苦,人也忠厚,厂长就提拔他做了鞋模车间的管理。工作强度有所降低之后,他便抓紧业余时间学习,从书店买了字典自学,他的阅读速度渐渐地越来越快。然而,就在此时,他老家的妻子病重,胡开成不得不暂时停了工作,回家照顾妻子。当他再度回工厂时,管理岗位已经被人顶替了。但胡开成没什么怨言,照样回到了生产第一线,勤恳地做他的鞋模。

不过,就在去年,胡开成所在工厂,因为城市产业升级转型,以及部分指标没过审的原因关门歇业了。胡开成暂时失去了年收入10万的工作,成了电器装配线上的普通工人。“但我肯定还是会找和自己技术对口的工作。来参加这个比赛,也是为我自己打气,虽然生活有坎坷,但心中有正能量,就能看到美好和希望。”胡开成还透露,女儿得到了他的遗传,也是文艺爱好者。虽然现在收入不比从前,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应女儿要求,为她缴纳了艺术特长班的学费。

“我是家里的顶梁柱,所以,我得把本职工作做好”,胡开成的新年愿望朴素简单,“一家人健康平安,儿子、女儿都能有出息,我再苦再累一些也没有关系。”

曾是问题留守儿童,如今撑起家里的半边天

从表面上看,20岁的王杰有着少不更事的可爱萌态。“参加比赛,是我们车间的班长帮我报的名,我们一起K过歌,他觉得我可以试一试。”烫着栗色小卷发,戴着美瞳,登台时穿着休闲的牛仔衣,王杰俨然还是一枚工厂“小鲜肉”,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

1

然而,在工作上,王杰却一点也没含糊,在汽车线束流水线工作不过几年,他就得到了公司的诸多认可,优秀员工的奖牌也没少拿。“我去现在的这家工厂只有两个月,但工作效率已经达到了岗位指标的100%甚至120%。我做的是总装岗位,据说,在我来之前,这个岗位一直出错,高管们一直挺头疼的。我来了之后,

就没出过什么差错,连总经理都因此挺吃惊的,特意到车间来和我谈了20分钟。”说起工作上的收获,王杰脸上洋溢着自豪的成就感。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虽然长了一张娃娃脸,王杰待人处事却在公司有口皆碑,还常常关心照顾生病的工友的饮食起居。

事实上,这种成熟和王杰之前的生活经历有关。他曾是一名留守儿童,父母早早就去沿海城市打工,把他交给年迈的爷爷抚养。用王杰的话说,自己学什么都很快,所以在14岁之前,读书学习也不用长辈操心,一直名列前茅。9岁那年,他的妹妹出生了,同样被留在了老家和王杰作伴。爷爷年迈,实际上是王杰照顾妹妹更多一点。“也许是青春期的叛逆,到了14岁,我突然对父母远离身边的状态感到不满,非常不满,那种情绪说不清道不明,没有发泄渠道,就是不想念书了,”说起那段经历,王杰脸上并不是没有遗憾。彼时,他无心学习,成绩从年级的前50名陡然落到了最后的50名,甚至表示厌学,还偷偷跑去餐馆打工。老师说不清原因,母亲还特地赶回来想弄清楚状况,他一下就从别人眼中的“乖孩子”变成了“问题少年”。

“其实这是我跟自己较劲,跟生活较劲,”在家人的安排下,王杰去学过两个月幼师专业,但结果,他实在没有兴趣,所以果断放弃了。

好在,经过兜兜转转,王杰逐渐在工作岗位上成熟了起来,明白了父母当年打工挣钱、抚养他们兄妹俩的不易。“我现在也有收入有积蓄,也顶上家里的半边天了。”王杰坦言,家里已经买了重庆安福街的房子,妹妹也和父母团圆,不用重蹈他当年的覆辙。而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这笔买房钱不只有他父母多年的打工积蓄,也有他的一份贡献。

面对如山父爱,他发誓不做出成绩来就不回家

“参加这个比赛,我只是想试一试,看看自己的歌声能不能被认可,”“95后”的于海骋,在接受采访时,时不时还露出遗憾的神情。因为心情有点紧张,刚才在台上演唱有点小失误,让他和名次失之交臂。不过,来自音乐学院的专业评委对他的嗓音条件仍然相当肯定。实际上,于海骋现在所从事的工作倒真的和他的嗓子有关。目前专科大三,马上要毕业的他已经做了数月的电信实习客服。“虽然现在还在实习阶段,但每天我接听的电话已经达到200多个,有的是询问余额,20秒就能解决问题,有的需求比较复杂,需要花不少时间,有的超出我的处理权限,还要询问值班长,向上级通报。”于海骋坦言,自己很喜欢这份工作,也很珍惜现在这个得来不易的实习机会。现在,为了避免职业疲劳,他平日里都把手机调成静音。因为电话铃声一响,他已经形成了要去接听,并做好为之服务的条件反射,连如何礼貌地与顾客打招呼的词句都会在脑子里过一遍。

4

精心做好本职工作,于海骋在很多细节上已经超出了他的同行。事实上,从这个年轻人的脸上不难看出他对成功的渴望。之前,他已经开始尝试创业,在学校附近开过奶茶铺,但因为没什么从商经验,奶茶铺倒闭了。之后,他又凭借着自己的好嗓音和能言善道的特长,做过婚礼的司仪。虽然年轻,虽然还没真正离开校园,但和同龄人比起来,于海骋的人生也已经有了故事。尤其是,他有过叛逆的青春,也经历过玩物丧志,错失过大好机会。“那个时候太不懂事,家里人对我的期待很高,要求很严格,我偏偏心理逆反,非要反过来做,处处和他们作对。”

出生于甘肃的于海骋是家中的老二,父亲是退伍军人,家里还有一个哥哥。“我和父亲之间的误会挺深的,这几年,都没有好好说过话。而且这几年,我都没有回去,过年也是如此。给家里打电话时,我只和我妈说话,她会告诉我家里的情况。”于海骋坦言,父亲和哥哥都是那种话不多,说话只说要点的人。反而是他这个小儿子,口才不差,常常能不打草稿、洋洋洒洒、声情并茂地说上一大段,又因为从小学习优秀,比起哥哥,他被父亲给予了更高的期望。“青春期的心理真的连我自己都捉摸不透”,彼时,于海骋一心要摆脱束缚,追求所谓的自由,甚至为了对抗长辈,终日打扑克,耽误学习。父子之间、兄弟之间的不断冷战,不断发生冲突。“就这样,我不和他们说话了,能在学校寄宿就不回去,”后来,他醒过味儿来,虽然对父亲抱有很深的愧疚,但一直没有表达出来。“我是在开奶茶铺的时候成熟起来的,一下子尝到了挣钱的不易、生活的不易,意识到自己以前真的太幼稚了。”

虽然这几年没能回去,于海骋心中一直挂念着他的父亲。尤其是,当他接听到与父母年龄相仿的顾客来电,他会格外留心。据他观察,这些年龄层中有不少对上网、使用智能手机业务都还不太熟悉的。“有时候我解答问题,用了比较专业的词汇,他们就会迷糊起来,”此时,于海骋就会抱着将心比心的态度,把对方当作数年不照面的父母,把问题解决方法再解说一遍。“一遍听不懂就再解释一遍,直到他们听懂为止,我才放心。”于海骋坦言,即便自己的嗓子哑了,只要想到有人也能为自己的父母这样服务,他也会很开心。

“我要做出成绩来,让父亲对我刮目相看,这样我才能回家”,虽然于海骋和父亲个性不同,但两人都是一样的倔脾气。说到动情之处,他的眼眶里有了晶莹的光点,“谁会不想家,我来参加比赛,我的父亲和哥哥应该会看到我的,我想用这种方式跟他们报一声平安。”